2009年9月2日星期三

挺蔡VS救党

月光光的言论在《当今大马》竟然让一名翁派支持者蔡明水感到无限的愤怒,以非一般激动的措词,将1115名在2008年10月马华中央代表大会上,投票支持蔡细历当选署理总会长的中央代表都说成是:「只要你瞒着妻子去召妓,就是英雄了!」。

更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马华党选的机制传承了一个甲子年,在蔡明水的眼中却是「只要你肯出钱,就算你没脑袋,也可能会中选」。言下之意,当年设定党机制的马华元老,运用此机制的各届总会长,包括黄家定、林良实、陈群川、李三春,都是没脑之士。

这位蔡先生从中央代表骂到党机制,无形中把马华的先祖都一一骂进去了。不过,却让月光光了解了一件事:「有钱就会中选中央代表」。月光光倒要问问总会长此事可当真?

月光光为了不让尊敬的中央代表们受伤,在此欲说明几个重点:

1)「挺蔡派」只是一个分组名词,把「翁蔡之争」的两派人马分别出来。但是说到底,挺蔡派之所以要召开特大,其实是展开一项救党的议程,确保马华不会被一个人摧毁。

毕竟,马华的基业在过去60年来,经过无数领袖的细心耕耘,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大马华人也因此受益受惠。翁诗杰上任今,除了高谈「污点论」,进一步渲染不良意识之外,就是夸大其词,说明自己遭「黑势力」的埋伏,更大胆指当天聚在柔马华联委会楼下的马华忠实党员为「黑社会」。这种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的领导方式,很快就会把马华带到荷兰。

2)翁诗杰上任后即公开放话:「要在100天内完成巴生港口调查工作」,最终报告迟迟无法出炉,翁诗杰开始找藉口,最后才说出「十面埋伏」的说词,并且还把自己的过失,收取1000万令吉政治献金事宜,形容为其中一项埋伏。这种找藉口诸多推搪的领袖,不要也罢!要了反而成为拖累。

3)政治人物开记者会不应该只是为了「爽」,而是一种对社会「负责任」,对人民交代工作进展的管道。就比如你今天在公司上班,向老板交代你的工作进度与成绩。岂可说一句「我很累」就解决?蔡明水,如果你是打工仔,明早就回去向你老板说「我很累」,如果你是老板,明天你去向你的顾客说「公司的员工都很累」!

4)响应召开特大的人数多寡,无需在现阶段争论,在报章上拍再多的照片,报再大的人数,对特大的结果起不了直接的影响。现场出席者的投票动向才是更重要。可惜的是,蔡明水不是中央代表,没有福气体验这一场特大,下一届可以试试看,准备多一点现金,看看没脑袋的会不会中选!

最后,月光光在此重申,无论你是「挺蔡」还是「挺翁」,要记得,现下不是翁蔡的问题,而是马华的前途问题 。请张大心眼看清楚,大马华社的前途紧紧握在中央代表的手中,要选一个霸权、没有责任的领导,还是要选一位真正的改革推手!

10 条评论:

細水長流 说...

中肯,挺你。

蔡明水是什么水。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挺蔡跟挺翁的分別,从月光光的文章和蔡明水的文章就看出了,即讲理和不讲理,令人服和令人不服。

月光光的言论和分析,我就是服。

鱼米之乡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鱼米之乡 说...

支持蔡细历复职,翁诗杰当马华是他的,根本不懂得尊重中央代表。

反对罢免翁诗杰。让翁诗杰继续调查PKFZ,人民绝对支持他调查PKFZ;让他与张庆信的利益冲突和瓜葛都摊在阳光下,看谁有问题。

Liew Yu Ping 说...

蔡什么水的,为什么不留下blog让人回应呢?这样争辩太没意思了。
对马华没有任何期望,喜欢来留言只因为很热闹。
蔡翁两人都不喜欢,但更不喜欢翁,因为太骄傲,讲话没有礼貌。
翁不是英雄,如果真心要揭发pkfz,那帮民联上台啊!只要有一天还留在国阵,揭发pkfz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今天的处境,照我看是“车大炮”太多了,导致今天骑虎难下。
翁更像乌龟,看!在巫统前面想找他的“头”,哈!比拼一万个拼图还难。
民福的死,他说良心话了吗?还是装作不知道?国阵的霸权夺权,他的立场在哪里?所有不公不义的事,他不敢哼一句话。唯一的胆量只有对一个刚起死回生,还没恢复元气的蔡老头“死拳烂打”,这个叫英雄!丢脸.
真不好意思,马华里面可能有层层的内幕和外人不懂的权力斗争。这些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以上都是大众的印象,如果是成功的政治人物,此刻一定获得公众的同情和支持。但是翁,只有一盆一盆的冷水。好好反省吧!
关于老蔡的事:如果说您公司的老板很会赚钱,年年发花红,您会不会因为老板有婚外情而辞职呢?神经病!老板的婚外情管你屁事?世界上除了老蔡的家人,有几个人有资格讲东讲西的?我国的政治环境,老蔡的这点道德污点算得了什么?有比一个能做事的领袖重要吗?
但。。有些道德污点是我们结对结对一点点都不能妥协的!比如说贪污,杀人,放火等等。。。

最后,赠送大家一首曾经流行一时的西洋舞曲YMCA
Why? MCA ..ta la ta la ta la la ...
Why? MCA ..ta la ta la ta la la ..

月光光 说...

鱼米之乡:

不要忘记,地球不会因为失去任何一个人而停止转动!

今天如果没有翁诗杰,还有很多人有资格担任交通部长,也有很多人可以出任马华总会长!

何必让一个「自以为是」、「厚脸皮」、「没有立场」、「自欺欺人」、「自圆其说」的人当领袖?难道,大马华人当中,最棒最杰出的也只是如此?

没有能力做,就让条路出来让别人试试,莫要霸着茅厕不拉屎!

coco 说...

蔡细历“驼衰”马华,翁诗杰拨乱反正!因涉及“性爱光碟事件”,而遭马华纪律委员会开除党籍。虽然这是一项“迟来的判决”,但身为马华党员,我第一个拍手称快!本来,蔡细历早该退隐,但他竟然贼心不死,在党内兴风作浪,成了马华改革的绊脚石,更成了马华的心腹大患。

古语有云:“攘外必先安内”。马华内忧不除,何以攘外?理由很简单:大家只要想一想,如果任由蔡细历胡搞,如果由蔡细历当上马华总会长,马华今后将何以面对华社?马华下届大选何以面对选民?对马华,对国阵,这岂非一个致命的打击?!

DaYeah 说...

Please read:

The Inconvenient Truth About Why Chua Soi Lek Was Sacked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6404/84/

3 说...

蔡细历没有资格代表大马华人
8老字 9月11日 傍晚 7点11分
既然马华天天说代表大马华人,那么就不妨听一下我们一介平民的声音:

首先,我们不明白一个信佛的黄先生为什么回输给一个搞上性丑闻的蔡先生。也许除了意大利的执政党,马华是世界上第二个政党允许有性丑闻的党领袖通过民主的选举来自我漂白。另一方面,也强烈的证明了马华中央代表的个人品德及道德价值观很有问题。所以,308大选时马华被华人唾弃,若追溯起来应是合情合理的。

我们都知道,民主选举不是选出“绝对”优秀的领袖,要不然很多未经考验的民联初哥就不会在308大选莫名其妙的当选了。大家也不要盲目的相信,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奉劝马华的领袖们党员们不要一方面天天高喊代表华人,另一方面又去选出有违中华文化—礼义廉耻的领袖来代表我们。大马的华人已经很没有社会地位了,请不要让他人以为我们连人才也没有,以致马华必须接受一个有性丑闻的人来当领导,来代表大马的600万华人。

蔡先生其实可以利用他的经验,在台下默默的为我们华人的福利贡献他的精力。但是请不要站在台前,你能任人指点,我们却不懂要如何教好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家人朋友。错就是错了,我们不可能向孩子,家人朋友说,有性丑闻没关系,只要你能胜选,别人还是得敬佩你的“勇敢”。这是错误的示范。

如果说,我已辞职了,之后又胜选,所以中央代表的意愿要获得尊重。那么会长也是中央代表选出来的,他的决定是不是也应该被尊重?

搞特大是在浪费“华人”的时间,华人应当花更多时间来解救及提升我们在这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地位。如果搞特大让代表们来解救一个有性丑闻的领袖,无论胜败,我身为华人都会感到非常羞耻。这样的特大,已经是一项世界政坛记录。大马华人从此将被他族人及后人耻笑万年。

马华的代表们,千万不要以为弄倒了翁老弟而由蔡老大上位当马华老大,国阵就会势力大增,马华的前途就会鹏程万里。相对而言,如果翁老弟胜了,也不好以为华人就会支持马华在下一届大选打一场翻身战。如果用1到10分来打分,翁老弟做头的马华,可以得最多3分(另外的7分还要靠政府及巫统的政策来加分)。但是如果蔡先生来领导马华,我看给0.1分 都太多了(同样的,另外的7分还要靠政府及巫统的政策来加分)。

这个时候不是分派系的时候,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时候,而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时候。不对就是不对,不适合就是不适合。不管如何东拉西扯,不管翁老弟是不是拿了人家1000万,或是骂你为狗或他本身是鸟瓜一个,蔡先生,PLEASE,你真得不适合在代表华人的马华当任何领导。退下吧,让你的子孙,让大马千千万万的华人抬头挺胸做人。你就当着自我牺牲,你就当着马华负你,翁老弟负你,全马华人都负你好了,请不要再斗下去了。

放下吧,退下吧。你的晚年会过得更好,你的人生绝对不会因为没有当上总会长而遗憾的。

DaYeah 说...

逞英雄? 打印 E-mail

萤火虫
周四, 2009年 09月 10日 12:36

日前,一位‘德’高望众又不务正业的医生发表鸟论,认为揭露自贸区丑闻是一种逞英雄的表现。

14亿的民脂民膏就这样被大鳄干捞也无动于衷,只是为了一图自己的官职和党职,可以违背良心,采取避而不谈,避重就轻的鸵鸟政策。

甚至,还把勇于揭露此丑闻的翁诗杰的行动贬成逞个人英雄,其言论真是贬低了自己的人格和全马人民的智慧,特别是马华的中央代表。

我想连他自己说了之后也会躲在墙角的一边偷笑,尽显其抹黑之能事。

众所周知,以翁诗杰今时今日所享有的一切,可以安稳地做足两三任的部长,享尽荣华富贵,并以其官职之便和资源,招兵买马,强桩巩柱,培养地方势力来巩固个人在党内的地位,何苦甘冒十面埋伏来捅这个好大的蜜蜂窝。用膝盖来想都想得到,更何况是一位堂堂的‘大’医生。

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