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星期三

廖化急了猛撞墙!

人们常说:狗急会跳墙。那是因为狗被敌人迫急了。但是,月光光说,廖中莱急了却一直撞墙。那是因为廖中莱被他自己人迫急了。

廖中莱在翁蔡两人宣布「大团结方案」后的第5天,第二度开腔逼翁总尊重特大的决定,同时也要翁公开「大团结方案」的细节。

月光光早在10月17日的一篇《廖中莱大计难成》的文章中,道出了这位马华新人的缺点,犯了政治大忌:「忍无可忍,迫不急待」。

从「特大操券不遂」到「逼宫不成」,廖中莱可说是无法再攻,讵料,事到如今,他还是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按奈不住那急于上位的性子,在翁蔡提出「团结方案」后,还不明白何谓「为大局着想」,还是猛跳墙,猛撞墙,月光光担心他早晚会撞个头破血流。

且看他在记者会上杂乱无章的谈话,再加上毫无理性的分析与要求,简直是在污辱马华署理总会长的高贵身份,看了令人觉得穿上龙袍都不像太子的样儿。

他受询及在「团结方案」中,他是否因不获咨询而感到失望,廖中莱说,“没有,没有”;但是身旁的周美芬却插嘴说“整个中委会都感到失望”,廖中莱立刻改口说,“因此我们现在要与总会长商谈,我们要总会长向我们汇报”。

他过后也要求翁诗杰尽快召开中委会,讨论大团结方案的细节内容,不过他没有定下时限。

月光光原则上同意马青团长魏家祥的论点,「任何理性的人都会同意团结的原则,但是团结不意味只涉及一两个人,它必须在各阶层出现,涉及93万名党员,他必须从最高的单位出发,就是中委会」。

身为廖中莱身边的强力支持者既然明白这一点,就更应该给予翁蔡两人足够的时间适应对方的处事方法,同时也需要更多时间讨论「团结方案」的细节,确保这个方案惠及全体党员及国阵,而且是必须一击即中的精密方案,不是一项只花5天时间即可高谈细节的无凭方案。

如果廖中莱与其合作伙伴同意团结原则,就应该学习集思广义,无论是私下或是公开,主动提呈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促成团结方案,使马华壮大起来,与国阵其他成员党一同面对下届全国大选,达到收复失地的目标。

事实摆在眼前,廖中莱这一伙人只是隔岸观火,非但并没有实际的好建议、也没有眼见,更没有团结心意,只会公开呛声,要求翁诗杰尊重特大的决定外,就一味要求老总尽快召开中委会,公开团结方案的细节。

身为中委会的领头羊,翁诗杰与蔡细历提出大团结方案,自然有责任向全体中委、是全体中央代表甚至是全体党基层交待,而且还必须众人的配合与支持,这个团结方案才会奏效。

根据马华党章第43条阐明:「中委会必须至少每两个月举行会议一次,或随时由总会长之指示召开,或由至少三分之一的中委提出正式要求召开。

马华上一次的中委会是于10月15日召开,按党章下一次中委会只需在12月15日之前召开均属合法,而且,召开会议的权力是在总会长的手中。

这么说来,中委会是由总会长领军,而不是署理总会长带头。身为中委如果明白何为谓团结,就应该忍耐等候总会长的进一步号令,而不是与署理总会长配合胡搞,把团结方案的实践步伐拖慢,惨害马华及华社的前途。

若要月光光为廖化这伙人给个评价,只能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馀」,又或者说成「为上位而搞分裂能手」!

6 条评论:

Jack 说...

马华无大将,廖某作先锋!

沈兴 说...

从整件事来说,廖仲来是没有错。错的是翁诗杰言而无信。信字,对一个人是很重要的。

Lexus 说...

说得好!廖部长是无料的。

Optimus 说...

团结方案」的细节,确保这个方案惠及全体党员及国阵,而且是必须一击即中的精密方案,不是一项只花5天时间即可高谈细节的无凭方案。

~~所以,廖一直逼翁总做什么呢?总不成草率地部署吧。之前口口声声什么顾及党的团结,翁蔡必须齐走。现在人家已经团结了,不再分裂,他还在搞派系搞分裂。

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他根本就不是能担大棋的料。为了党的团结,你就牺牲小我,成全翁蔡吧。毕竟人家才是被广大代表支持的。

说穿了,他是担心自己的官位不保,所以急得乱跳乱叫。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作先锋可矣,岂能当主帅?

月光光 说...

廖化等人现阶段是把死马当活马医,一反再反,看看马儿还会不会跑,最少也希望可以保住一官半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