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星期三

马华围墙高筑!

月光光今天要说两个故事:

话说某个夏炎的正午,在沙漠上一间食店门前,出现了一位衣衫褛蓬头垢面的流浪汉,双眼无神的望着店内的富公子,悠闲自在,斯条慢理的吃着碗中的刀削面,身旁坐着一名侠客,正狂饮瓮中美洒。

流浪汉眼中会发出一道奇异的光,掩不住心中的饥渴,唾液禁不住从嘴角不断流出,滴在干旱的沙地上,但他双眉深锁,露出一股不自然的傲气。

富公子发现这名浪汉时,停住手中的碗筷问道:「你饿了吗?还是渴了?」你到底是想吃面,还是要喝洒?

富公子心想,你要喝酒,我没有。你若要吃面,反正我不饿,倒可以让你吃;但你静不出声,双眼直瞪,谁知你要什么来?

@@@@@@@@@@@@@@@@@@@@@@@@

自从1015中委会开始,马华署理总会长职就出现双胞的疑云,直到直到1103的中委会,总数41名中委当中,有27名中委支持大团结方案,容纳翁、蔡、廖三方人马。

当天,还有22名中委支持蔡细历恢愎署理总会长职,其中12人反对,另外4人弃权。支持者当中,也包括了中委选出来的署理总会长廖中莱。

但是,很可悲的是,廖中莱其实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东东,这边厢支持蔡恢愎署理,那边厢却不断听取破坏团结的意见与歪理,任由支持者召开无理的1128特大,提呈无理的提案,要求重选中委会。

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今天开腔,单刀直入的问廖中莱「你到底要坐那一个位子?是总会长,还是署理」。正如故事中的富公子问流浪汉,你是要解喝,还是要吃面?

这就是「红毛文化」的好处,直接一点,不要闹别扭;无论是什么,想要就说想要,不要绕圈圈的说东话西,声东击西。但是,大家不要忽略了重点「如果可以让党团结」!

尤其是在马华在落实「大团结方案」的关键时刻,任何对党有利的建议或不同的意见,都可以在中委会里提出,寻找适中的解决之道。

蔡细历问的这个问题,对廖中莱而言无疑是接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说要署理职不行,要总会长职也不对,但是,若说什么都不要,则断了自己日后寻求更上一层楼的后路。最终,廖中莱可能会来个「假装听不到」或是「选择性失聪」。

2天前,是「柏林围墙」倒塌20年前的纪念日。月光光想起曾经读过的这段历史故事,再看看廖中莱的所作所为,形同正在建设一堵无形的「马华围墙」,促使党迈向更大的分裂,阻碍马华前进及发展。

一座长达155公里,高达4公尺的柏林围墙,从1961年8月12日开始筑起直到1989年11月9日被拆除。在这漫长的28年中,东德与西德被分开,双方市民不得往来,在这期间至少有239人试图翻越这道柏林墙或潜渡施普雷河时被枪杀。

柏林围墙的建立,也成为是德国历史上难以抹去的一道伤疤,这个民族那时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分裂。西德与东德人民,一个是资本主意思想,一个是共产主义者,虽然双方着不同的的思想,却可以为了国家的利益而统一(团结)起来。

马华只不过是国阵的其中一个政党,难道就做不到团结吗?廖中莱难道真得还要建起这座「马华围墙」吗?

5 条评论:

Liew Yu Ping 说...

就是欣赏蔡的这性格!
一开口就到重点,干净利落!
但和翁谈团结,我认为是一大败笔!

沈兴 说...

谁的错?我只可以说全是做大的错。全是他不会理事,才造成今天的乱局。真的是,不知要乱到几时。

月光光 说...

YUPING,
说到蔡的处事态度,月光光有同感!但是他与翁合作却非败笔,而是局势所需!

沈兄,
现阶段已经不是回头看的时候,不管以前是谁的错,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开始把错的都做对、做好,带领整个党向前迈进,才是最重要的事!

Son of Diamond Bay 说...

反正都到这种地步了,就看谁的军事比较性,谁的部署和策略奏效。老谋深算的老蔡一句话把政坛嫩叶小廖逼进死角,把剧情推向另一个高潮,好看!好看!

Liew Yu Ping 说...

不是不给机会,
但是。。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讲几句“人话”?

比如说:
“对不起,我的错误让大家难堪,请给我一年或两年的时间,让我将功赎罪".

这样大家听了也比较爽一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