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3日星期三

双倪比高下是另一种民主?

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汉表明,他本身不会与国阵霹州行政议员马汉顺辩论,主要是因为民联已经委派原任霹州行政议员倪可敏迎战。

他还特别强调,他本身不是害怕马汉顺的挑战,只因民联是以团队方式工作,其实所有民联领袖都清楚民联霹州政府的政绩,都可与马汉顺辩论。

但是,众所周知霹雳州行动党秘书倪可敏早在倪可汉作出宣布前,已迫不及待的宣称,将代表其堂哥倪可汉接受马汉顺的挑战,而且还辩称倪可汉从来没有挑战马汉顺展开辩论。

即然是民联领袖当中谁都清楚政绩,谁都可以辩论,为何倪可汉接到战书却不迎战,反而选择让堂弟代战,是不能、不愿、不可或无奈?为了顾全其堂弟早前开腔应战的面子吗,还是因能力不足而逼于无奈?

其实,早在2004年大选过后,倪可汉就不断受到其堂弟的光芒所逼。两人虽为堂兄弟,但一度为了争当反对党领袖职,闹得党内鸡犬不宁。

话说当时倪可敏为了相争上位,不惜与堂哥倪可汉一决高下,最终还闹得行动党高层出面,以党鞭之职安抚他,才平息了一场风波。

事隔5、6年后,倪可敏再次借题发挥,似乎有意无意间贬低倪可汉的能力,抬高自己的身份,展现个人才能光芒,间接突显出堂兄的不足,为自己争取一个表现及出位的机会。这种为了上位而六亲不认的态度,令人难以苟同。

诚如倪可汉所言,所有民联领袖都清楚霹州民联政绩,因此无论是任何民联领袖都可以进行辩论,这当然包括倪可汉本身。因此,除了倪可汉除了畏惧马汉顺的挑战而宁作逃兵之外,没有任何理由选择让贤。

倪可汉宣布民联派出倪可敏作为代表的同时,也不忘多加一句「不一定要倪可敏来应战」,主要是掩饰个人不出战的逃兵形象,也淡化他个人无法摆脱倪可敏凌厉气势的印象。

其实,马汉顺挑战的是倪可汉,而不是民联。到底应战与否,得由倪可汉自行决定。当然,民联作为倪可汉的后盾也没有错,首先还须由倪可汉亲自应战,过后再派后援也不会丢脸,至少可以赢取「勇于应战」的掌声。

倪可敏身为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也是州主席倪可汉的堂弟。倪可敏是前行政议员,倪可汉则是高级行政议员。无论是在公或是在私,倪可敏都比倪可汉低了一级,礼貌上,他应该先让长辈作出决定后再从旁协助也不迟,不需由他越俎代庖。

如果谈到了解霹雳州政策的问题,到底是行政议员较为了解,还是高级行政议员比较清楚?

无论如何,倪可汉已经不是首次接到挑战。早在3个月前,马汉顺已经发出一纸战书,但却得不着回应;事隔3个月后的今天再次挑战,却换来倪可敏的回应。

身为州主席,倪可汉应该更坚强些,不得再以这般弱势形象示人,不仅形象大打折扣,连倪可敏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对于目中无人的倪可敏,他可能还没有醒觉,308过后霹雳州变天,议员变青蛙的事件,正是因他这种傲慢态度所致,这或许可以说成是民主行动党体现民主的另一种方式吧。

1 条评论:

Blogger 说...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