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4日星期一

诺玛拉也是受害者

谈到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不愿意与男性选民握手的课题,有一位网友在面子书问道:「天道教认同点頭,不认同握手,佛教认同行合十礼,不认同握手,是不是也该受到谴责?」。

想想看,是否天底下回教徒女性都不与男性握手?是否所有天道教、佛教徒都不认同握手?

如果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拒绝与男性握手的行为是真理,现有的巫统、公正党的马来女性议员及议员太太,包括首相夫人,是不是应该受到谴责?

再者,身为平民百姓也想想吧,回教候选人竟然以回教来诠释「握手」这项国际礼仪;如果她当选,她是否要处处以回教的方式处理事务?华人神庙活动是否可以出席,人民在傍晚6时后过面对紧急事故,是否也不能出席活动,甚至不能打电话给她?

如果马来西亚有更多不同角色的「诺玛拉」,包括诺玛拉医生、诺玛拉护士、诺玛拉服装设计师律师等等,会是怎样的一个社会?

其实,诺玛拉是在回教党之下的其中一个受害者。我国有许多女性回教徒在政治工作上有出色的表现,但是,诺玛拉目前刚刚投身政治,已经被迫根据回教党的游戏规则行事,以极端的行为表现处理事务。

在这个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国家,人民所需要的领袖,难道就这一类富有极端思想、极端行为、极端言论的极端领袖?

我国在过去53年来,在国阵的中庸治国理念下,各个民族都和平共处,各族人民在佳节期间都互相拜访,无论是男女老少,在拜年期时都会以握手为礼仪,显示出各族的友好精神。

无论有没有全国大选、有没有补选,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人与人的相处之道,必须记得一个「和」字。只要心中有「和」,再表现在言行举止中,万事皆顺意。

身为候选人拒绝握手,这个表现到底是「和」抑或「不和」,选民心中总该有个谱了。

8 条评论:

Mountebank 说...

咦,你的老闆不是剛被他的大老闆訓斥了,你還沒收到風? 還在狗尾续貂,攻擊握手課題個沒完沒了?

聽你說了這些,更是荒天下之大謬; 你們不是天天豎起一根手指說:玩馬來西亞嗎?

可是你現在,卻是要求別人100%尊重你,完全照你的意思去做!!你完全沒有異中求同的one malaysia精神咧,hello, 這裡是有好幾種民族的國家,這裡不是一言堂,okay!?這些同樣的話語,你敢去和老闆的老闆,也就是巫統大爺投訴再轉述一遍嗎?


長久以來,國州議員們的原本角色定位已經被國陣特別是馬華給長期扭曲得不可辨識了,你們忘了國州議員的任務是看守人民的權益以及制定法律等等,無能的馬華民政,長久以來無法在議會裡背負更大的使命,長期的習慣性逃離政治,最終淪落到要“服務”人民。。什麼跳土風舞,搞丘比特射箭,搞卡拉ok比賽,到處剪彩,紅事白事,去神廟拜拜,看溝渠看電線桿指天畫地的,你們還好意思說這些,看看歐美國家哪一個會像你們馬華那麼無聊的?

這一篇,也不指望你們馬華的回應了,都是缩陽,不知所謂的一群歪種而已。 嘿嘿!

Mountebank 说...

丁能补选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针对日前马华批评她戴手套握手的事情做出回应时表示她可以和任何女性握手,但是根据回教教义她不方便跟男性握手,就算是回教徒男性也不适合。一个马来西亚的原则是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与宗教团结一致互相尊重地和谐生活。马华总会长说戴手套握手就是不尊重选民,甚至不愿意教育不了解回教教义的选民,把戴手套握手说成是诺玛拉害怕我们的手肮脏,这符合一个大马精神吗?蔡总会长扭曲了回教教义,妖魔化他人宗教的做法,实在让我们这些寻求异中求同,和平共处的人民感到无比无奈。

今天我看到诺玛拉的一张海报,是配合华裔农历新年的海报,上面有民联各党领袖和穿着旗袍的诺玛拉。我相信这张海报里的诺玛拉是中国同胞看了都会羡慕的一张,诺玛拉穿着旗袍手合祝贺的手势但是头上是戴着头巾的。蔡总为何不针对穿旗袍戴头巾做出批评?因为这张海报凸显了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这种文化之间的交融在世界上非常少有,只要领袖们不要利用这类课题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那么马来西亚能永远保留这一特色。很可惜蔡总不认同,他认为马来西亚华裔都是那种无法包容他人文化的人。

包容的精神是非常伟大的,当年蔡总光碟事件广泛流传被逼辞官,政治路途几乎走到末路,今天却当上了总会长。蔡总不但不觉得羞耻而且感到无比光荣,这事件也凸显了蔡总在政治上的能耐。但是蔡总几乎忘记了一件事,就是他能从政治末路的边缘到今天当上总会长都是因为党员的包容而我们也没有嫌蔡总“肮脏”。那么蔡总为何无法包容回教徒的教义和马来文化?

蔡总很“欢迎”民联重提光碟事件,因为他认为这件事应证了他的能耐,认为重提这件事等于是民联“技穷”。那么在独立53年后的今天,大家都对回教和马来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时还用回教课题攻击民联是不是也表示马华其实已经无计可施?其实大家在中学时期就非常清楚回教和马来文化,所以我们一众男学生都不曾和回教女性同学有身体上的接触。记得中一入学介绍自己时就伸出手想和马来女同学握个手增进友谊但是被拒绝了,当下检查了自己的手是不是有污垢,后来发觉这只是一场误会。华小出身的我们在国中接触马来同胞后才慢慢了解同胞们的教义和文化,懂得礼仪和互相尊重。到了这个年纪,蔡总告诉我诺玛拉不和我们握手是怕我们的手肮脏,这种想法是想带我回到中一,第一次接触回教女同学的时代,还是都把我们当成没上过学的傻瓜?问题是我们在马来西亚出生独立54年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包容与了解?如果54年还是无法互相包容,那么我们还谈什么一个马来西亚?

这次补选马华用回在加腊士取得效益的“新招”,一个大马组织。一间公司如果天天不还债,名字弄臭了,就把招牌拆下来,换另外一个招牌上去,然后继续向人借钱。在马来西亚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最后都成功掩人耳目,在他人无法察觉他的真身前“捞一笔”然后跑路。一个大马组织在丁能可以说是大派特派,可能为了减轻丁能选民对于起价所带来的效应,所以连牛奶都拿来派,成功笼络一些妈妈级的选民。奇怪的地方就在,一个大马组织的领军人盛德强是雪州马青副组织秘书但是一个大马组织被说成和马华无关,那么盛德强就是大善人了。这也不能怪他,把旧招牌拆下来换了个新招牌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谁希望被人发现?

现今百物涨价,一个大马组织拿着新招牌但是却用着旧招牌的策略,尽是派一些牛奶罐头就想要选票简直是把人民当成非洲难民。如果是真心要解决人民的困难,就应该从根本政策上改变。当然,在乡下派一些罐头牛奶搞一场歌舞表演不失为一个暗示式的好策略。马来西亚要达到改革还真的必须过得了“民智”这一关,就算民智初开,有一些领袖还是会用不同的策略把你带回远古时代。

http://wkangelol.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_24.html

凌国文 说...

月光光先生/女士,

我建议你把这一篇翻译成马来文,然后交给副首相看,叫他和巫统别插手马华捍卫“和”的权利!

加油!

月光光 说...

我倒想问问,是否所有和男性握手为礼的回教徒女性都是「做错了」?其中是否包括安华夫人、安华女儿、首相夫人、部长夫人?

凌国文 说...

这没有对错之分。老蔡给人家鸟完之后不是讲了啰:“请你尊重我这种价值观”

我们当然可以尊重老蔡“反对戴套,坚持摸手”的价值观。

问题是,只要人家尊重你,你却不尊重人家,这点来看,马华领袖和Perkasa倒是越来越向Brother,难怪林祥才说“以前我们没合作,不代表将来不能合作”。:)

凌国文 说...

我多么希望当吴建南独自面对回教堂祈祷声浪风波时,他马华的同志们可以用“反对戴套,坚持摸手”的同等勇气与智慧来声援他。

月光光先生/女士,您说是吗?

Mountebank 说...

我倒想问问,是否所有和男性握手为礼的回教徒女性都是「做错了」?其中是否包括安华夫人、安华女儿、首相夫人、部长夫人?
----------------------------

你是公認的縮陽公,這個大家都了解;

但是萬萬沒想到你的智商居然和董董差不了多少在60以下那個水平。

你把放大鏡一直往哪個手掌去看,怪不得你看不出這人除了這個手掌以外還有另外一個手掌,下面再兩個腳掌。 你,根本就是瞎子在摸象,這種心態又要如何無法一窺全豹。

懂我在講什麼嗎?

現在沒有人會白痴的把一個州議席和“握不握手到底是錯還是對"來聯想,這是一開始就是你們老總的性幻想,然後炒熱成全國課題,然後後面你們一幫猴子(阿武叔,林放,董董。。)在隨調起舞,老實說,你們這些無能的,一個州議席補選,你們不去成熟的討論/辯論雙方的政績,一開始就小小豆米花般的把這場補選定位在”握手是對是錯”。

你們自己小眼睛小鼻子,自己走不出那個局限的框框,現在還很無知的上來問: 這個那個握手是對還是錯?

真的是智障問題。

kailounmuk 说...

做汉奸真的很爽吗?希望你的下一代继续吃贵米,读马来人(巫统)的历史,过路费,电费,水费,汽油,柴米油盐都贵的时代。。。你会被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