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5日星期二

翁诗杰应为马华索偿10亿!

今早的各大报章,出现两则引人注目的新闻:
按此看相关报道
第一则: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翁诗杰昨天出动来自三家律师楼的9人律师团正式入禀法庭,针对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兼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声称他收取1000万令吉政治献金的言论,起诉后者诽谤,并索偿5亿令吉。

第二则:马华总财政郑福成已经向反贪会提呈2007及2008年的马华账目,也把两年内的金主名单呈交当局调查,同时也强调「马华没有收到1000万捐款」。

从这两则新闻报导中,不难发现翁诗杰已经领悟到一个重点,并且间接的承认这项「千万捐款事件」纯属他个人的问题。总财政郑福成的配合度也非常高,在同一天说明:马华没有收到1000万令吉。

其实,张庆信早已经强调,他于8月12日揭发1000万令吉捐款的事件,是他与翁诗杰的个人问题,与政党无关。反倒是翁总的反应迟钝,在过去2周以来搞不清楚状况,到底这起「1000万令吉捐款事件」是他个人的问题,抑或是马华的问题。搞了老半天,相信是稍微有了一些领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所以才动用了律师团,以个人名义起诉张庆信,并索偿5亿令吉。

但是,月光光有点不明白的是,即然是个人问题,翁诗杰干麻还要劳师动众,召集全国各区会领袖举行汇报会。不但如此,他最近还游走全国,来个全国跑透透,到处召集人马举行汇报会,其居心与动机何在?难不成真如报章的分析报导所指「测试基层的支持率,以便在必要时,动员全体支持者支援他」?

话说回来,如果翁诗杰在全国各区举行汇报会,主要目的是让基层明白「千万献金」的来龙去脉,即说明他还是坚持认为这是「马华的问题」。这么说来,翁总的为人也太过自私了吧,即然他认为与马华有关,他个人已经向张庆信索偿5亿令吉,为何不顺便为马华索偿10亿、8亿令吉,反正张庆信又不是赔不起!

真搞不清楚,翁诗杰到底有没有真正的领悟到「千万献金事件」是个人问题,抑或是马华问题。莫非他的政治性格就是喜欢不清不楚,东敲西击,以为可以混淆基层,转移视线,最终把自己也搞糊涂了。

其实,对于马华各个区会领袖来说,难道你们真的可以忍受一位因个人问题导致「官司缠身」,却不断拿出马华这个老招牌为他挡子弹的总会长继续领导?

还记得蔡细历当年因「个人问题」被纪委会调查,结果辞去所有党职及官职。目前,翁诗杰也同样面对「个人问题」,区会领袖们应该也可以「入禀」马华中央纪律委员会,要求展开调查。

无论如何,翁总身为马华的一党之魁,同时也是交通部长,处于此非常时期,应该放个长假让自己好好休息,专心与律师团配合,在法庭上把张庆信击败,拿个5亿令吉作慈善,搞教育,让后人享享福,也算是积了点德吧。

何况,翁总看来是就十足把握,绝对不会因这个事件丢官,只要厘清这个「千万令吉事件」,总会长与交通部长这两张椅子还是会等着让他坐。屈时,不管是大马的国阵老大纳吉先生,还是世界强国领袖奥巴玛先生,都动摇不了他,甭提张庆信这位一介平民。

4 条评论:

Chia 说...

做贼喊贼,莫领用的领头,cintulan!
纪委会那些狗奴才,TMD!

志汶 说...

翁诗杰担任总会长至今,从来都没有替马华找过钱,现在随时都会要下台,还会再帮你们找钱?

3 说...

When suspect are asked to go on leave pending investigation, it is because he may use his position to "block" the investigation, for this case, it is handled by police where OTK can never influence. So to ask OTK to go on leave shows that the MCA Divisional heads are law-blind, how can we expect these goons to represent Perak Chinese.

tiong 说...

Kuala Dimensi 私人有限公司總執行長拿督斯里張慶信指出,見證他把1000萬令吉捐給馬華的證人,願意在翁詩傑向他提出的“5億令吉名譽賠償”官司上,出庭供證,還他一個清白。他說,這名證人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個有原則的人。

“我這一生人沒做過什么壞事,對不對?他(證人)是個有原則的人,他會幫我澄清;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是要把整件事說清楚。”“我們是好朋友,他曾叫我不要捐錢給馬華,但我還是捐了。”

針對有傳言指有關證人是名鄭姓丹斯里一事,張慶信依然守口如瓶,不願透露證人身分,並回應說:“我不知道,不知道...。”

虽然张金主不愿意透露谁是他背后那位千万证人, 但是熟悉马华政治操作的人都会猜测, 那位丹斯里也是一名金主, 有一定的背景, 也是马华领袖不敢得罪的商界名人.

不过, 如果那个证人不是一名丹斯里的话, 而只是一名懂得藏钱普通老百姓, 那又怎么办?

张金主财大气粗, 但是马华人可不好低估这名老粗. 他可是很了解多少个马华人欠他人情欠他钱, 相信某某真假都不真不假的百万马青高层是很明白这位好兄弟, 因为如果不是兄弟情深, 基基相惜, 他那几张金钱飞机的大弟牌早就被开出来了.

撇开张金主的为人和他跟马华的恩怨情仇不说, 他一心为华社, 出很多钱出很多口水的努力倒是赢得不少马华人的认同. 不然的话为什么翁总日夜睡不着, 拼老命放炮轰东马老粗, 就是担心张金主的党东渡, 用金钱买人心, 一下子就把众多马华人买过去.

马华有20亿资产? 很有钱? 金主一个自贸区就几十亿袋袋平安兼拥几架私家飞机, 首相都纵容他发财乱发炮, MACC 也啃不下, 他会怕你马华和翁诗杰?

内部消息传出, 如果不是自贸区丑闻越闹越大, 那个党早就东渡了, 马华一些领袖和党内欠张金主太多人情的兄弟早就跳草裙舞了. 如果你是翁总, 如果你是得罪了太多巫统人的翁总, 如果你是得罪了国阵实权华人老大兼大金主的翁总, 如果你是怕马华收档的翁总, 你会不会做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張慶信守口如瓶, “我不知道,不知道”? 如果你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