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我的干捞面不见了!

昨天晚上看见新闻报导,国会后座议员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爆大祸」,指马华老总拿督斯里翁诗杰向他收取1000万令吉,充作马华区会的活动基金。

今早迫不及待翻开报章看看,希望会有「新料」出现,希望报章的大标题会是「交通部与马华总部人潮汹涌,马华各区会率基层领活动金」。结果,看到的却是老翁指老张为了转移视线……还说他不意外,有人会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专案小组揭露最新内情后,自己会受到中伤及暗算。

儿子问爸爸,到底1000万令吉有多少?爸爸说,这就是爸爸每天换一部国产车(3万令吉),可以换足一年。

儿子再问,这两个大人,到底是在做什么?

爸爸说了一个故事:

有个两兄弟。一个对妈妈说,我把零用钱都给了弟弟。弟弟听了大声哭闹说,我没有,我没有,是哥哥昨天考试偷看被捉到,怕会被妈妈打,才说我拿他的钱。

儿子听后说道:「哥哥说给了钱,弟弟说他没有拿钱,一定是有一个人在说慌!」

这个见解与民主行动党林吉祥的看法一般,除了认定有人说慌,却没有追问款项的去向。

但是,我相信马华党员所关心的,不会只是如小孩所关心的「到底谁说慌」。党员要知道的是,这1000万交给区会,为什么我们不知道?

身为马华党员,应该快快回去问问你的区会主席,是不是被区会主席拿去煮「面汤」,还是钱根本没到手,就已经被党高层领袖拿去煮「干捞面」了。

谈到「干捞面」,以全国90万名党员计算,1000万令吉的区会活动基金,每一名马华党员可以分到11令吉11仙,也就是说每人可以买到至少3碗「干捞面」。

这笔钱的去向不明,造成90万党员总共270万碗「干捞面」不见了。如果每个小贩卖100碗「干捞面」给马华党员,全国共有2万7000名小贩少做了生意,损失之大,影响层面之广,是否可以想像?

儿子又问, 两兄弟各执一言,最后怎样了?谁被妈妈打?

我反问儿子:你说呢?

儿子答道:一定是说慌的被打!

我再问:说慌的是谁?

儿子:……?妈妈一定会知道的!

儿子的总结:要知道谁说慌,看看谁被打就知道了,因为妈妈一定是对的。

爸爸的总结:其中一人可能会在政坛消失。不过,却不代表是他说慌!

马华党基层的总结:我的3碗干捞面不见了!

4 条评论:

Chia 说...

月光光老弟,1000万令吉的区会活动基金,每一名马华党员可以分到11令吉11仙,也就是说每人可以买到至少3碗「干捞面」。告诉你,还没分钱之前,还得分清楚,您是党同志还是党的党员?如果是党同志,跟前跟后的那一类高级同志们,肯定大大份,然后按等级论功奖赏,至于党的党员,别说3碗「干捞面」,渣都没您的份,要您洗碗碟都嫌您的手肮脏。

月光光 说...

即刻发动号召,前往交通部及马华总部,展开「声讨干捞面行动」!

基层越是没有分到,心中就越TL,Chia老大,你不说出有阶级之份,许多人可能还没有想到呢!

这下可好了,大家一起努力「讨面」吧!!

Chia 说...

月光光老弟,别做您的白日梦,努力讨碗面吃,有人说“叫机都不给钱",您还想【讨面】算了吧!改天我请您吃正宗【鲍鱼面】。

Jack 说...

要吃干捞面不会用自己的钱去买咩?

那些肮脏钱,拿了也要马上消毒!
吃下肚子?肯定便秘生痔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