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星期三

大耳窿•赌王 并驾齐驱

「大耳窿设立牢房,囚禁欠债者」事件,自从528见报后,一直闹得沸沸扬扬。先是新任首相吃惊,大耳窿的行为可怕,必须正视,再来就是总警长发出警告,要4名大耳窿到警局自首,否则发出通缉令。

今天的新闻大篇幅报导:「图漏夜潜逃外州 捕一阿窿通缉犯」。

看来,阿窿事件已经告一段落。反正,被囚者已救出,阿窿也被捕了,整个故事已经有始未,这个课题不下一周,将被遗忘。然而,其他的阿窿是否继续存在?欠债者人数多少?借贷款额涉及多少?为何他们会去借阿窿?这些问题都没有人问了!

首相不是对阿窿的事件深感吃惊吗?警方竟然还说阿窿的四大天王身份犹如「州总警长」,将「吸血鬼」形容成充满威严的执法总司令。

天啊!两者的身份地位是可以相比较的吗?莫非,警队与阿窿原来就是同一训练学院毕业,原为同班同学?

针对大耳窿事件,银行职总秘书所罗门放话了,要求政府严正看待个人财务金融体系………避免低收入者因借贷无门……被逼向大耳窿借钱。 点击此看原文

他还说,「政府不应在全球经济金融风暴时,撤销面粉、白糖与面包的津贴。」

看来,这位所罗门,好像比我们的首相、总警长更有智慧,但是,他却比不上当年以色列联合王国的所罗门王的智慧。

如果你稍为注意一下身边向大耳窿借贷的欠债者,几乎80%是中上收入者,从来不会为家中的面粉、白糖或面包操心。他们比较关心的不是「银行贷款利率调幅」,也不是「理大今年录取4574名学生后再被除名」,更不是「纳吉今天到中国会谈有什么成果」。

他们最关心的,莫过于英超曼联、利物浦、切尔西及阿申纳,到底鹿死谁手,比分大小;还有他们心中的「千里马」在场上奔驰时,能否跑出头。这些成绩都关乎他们今晚到那里寻开心,明天是否要打电话给阿窿哥。

对于那些关心家中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低收入者,虽然他们可能也不会关心国家大事、金融变数或是教育机会,但是,他们更加不会认识大耳窿,而且大耳窿也不会傻到借钱给一个「就算你杀了他,也没有本事还钱」的穷鬼。

看问题要看根本。首先,为什么这些人要借大耳窿?因为他们滥赌!月光光不是说不可以赌,小赌怡情固然没有问题,但是,要赌到借大耳窿,未免太过火了吧,而且还是抱着「输了再加注」的心态去赌,金山也有坍塌的一天。

再者,这些大耳窿借出来的钱,数目之大,并非一般商人所能及,他们的钱从那里来,有那一门生意的回笼速度这么高,答案再也清楚不过--偏门生意!

政府常强调打击罪案,警察部队里也有一支特别队伍,专门展开肃毒、肃赌及反风化行动;看来这支队伍的效率有待检讨。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总警长拿督慕沙哈山应该下到草场去(Turun Ke Padang),好好调教自己的下属。

否则,捉了「四大天王」,把「阿窿总警长」绳之以法后,还会有其他的「总警长」出现,甚至出现「将军级的大耳窿」,把皇家警察部队也纳入自己的版图内,就大事不妙了!

2 条评论:

雪山锺某 说...

言中要害!一针见血!

我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原本又要动笔得罪人,却看到你的文章,结果不需要动笔牢骚了。

大耳窿事件是新闻吗?哈哈!恐怕又是一场闹剧在上演。市局警方拉大队去拆除大耳窿广告牌,警方成立特工队对付大耳窿,高官感到惊讶等动作。。。

我呸!难道这件事情今天在发生?阿窿的招牌今天才有?今天才来成立特工队对付阿窿?

别演戏啦!如果政府有心有LP对付大耳窿,他们一早就收档了,何必闹到上电视上报章?

相信我,过了一个月,马照样跑,舞照样跳。阿窿又是一条龙。

月光光 说...

钟某果然是英雄所见!据小弟所知,大耳窿的布条之所以会如野火,烧之不尽,主要是因为「有钱可使鬼推磨」。

退休人士找不到工作?大学生失业在家?

别愁!可以帮大耳窿挂布条,每挂一条,送你1令吉。一天挂他百来条,每月收入也达3000大元,而且不用缴税,多多益善罗!

执法单位当然也懂得「做戏做全套」的法则,你挂100条,我拆20条,大家一齐努力吧,有钱大家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