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没看到就没有罪?

国会上下议院是国家最高决策机构,在这里应该是庄严、认真的场合,国会议员应以文明的方法提出意见,进行辩论,再以公平的程序做出重大的决定,再以有效的方法执行决策,带领全民迈向进步与繁荣。

自从发生507霹雳州议会的混乱事件后,紧接着发生了615国会大混乱,大马的国家形象何在?国家领袖的素质何有?国家的前途如何?

全国大选中,人民放下工作,告假到投票站投下神圣的一票,选出心目中的人民代议士,代表人民在州议会或国会里向政府传达民意。

选民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政客,更不是政棍!一般选民比较注重的是「我家门前的沟渠阻塞了,还发出恶臭」、「巴刹的菜价提高了,家用不够了」、「大道收费起了又起,受不了」……

投身商界的选民可能会关注「巴生港口125亿的去向如何」、「原油价格上涨幅度」、「商品出入口税务高低」……。

为人父母及在籍学生可能要问:「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如何分配」、「为何要踏入大学门槛却受阻」、「工作机会与待遇欠佳」……。

但是,为什么国会议员在国会讨论国家大事的新闻难以见到,反而是在议会里大吵大闹的新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一连两次上了各报头条新闻?

哎呀!是不是为了我家对面的沟渠阻塞吵了起来?是不是为了菜价提高而吵了起来,还是为了巴生自贸区125亿的事件翻了脸?

看来好像都不是,而是为了「解散霹雳州议会」的课题燃起怒火。原任霹雳州务大臣尼查在国会宣誓就职,成为武吉干当区国会议员后,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的建议也罢,他还率领民联议员在额头绑上黑丝带,当场在国会下议院高呼「解散霹雳州议会」及「人民万岁」的口号,结果被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驱逐出会议厅事件发生后,有人问:「为何以前反对党可被允许配戴反对内安法令的臂章?」
点击此看原文
我们尊贵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竟然说:「那是因为之前议长没有看到。」月光光学识疏浅,所领悟到尊贵的部长言下之意应是:「你可以做任何事,只要没有被看(捉)到」。

这令我想起一位多年前在车祸中断魂公路的朋友。他是个出了名的急性子,所以在路上开车经常闯红灯,碍于他的运气佳,还是我们的警察叔叔怕太阳哂,再加上安装在交通灯前的摄像机没有底片(当时还没有数码),他每次都闯关成功,没有接过任何一张闯红灯的传票。

那一天,他可能时运低,闯红灯越过一个十字路口时,遇上一位与他同是急性子的轿车司机。对方在绿灯一亮时即踩足油门冲出去,这位友人却在红灯亮起后还猛踩油门闯过去,双双猛撞在一起,车子形同废铁,司机则形同肉酱。

据小弟所知,事发时没有任何警察看(捉)到,也没有摄像机拍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两名急性子的司机已经形成肉酱,返魂乏术。

各位尊贵的国会议员,千万不要被纳兹里误导了,也不要学尼查与两位急性子的司机大哥。虽然尼查还没有变成肉酱,而且还洋洋得意,可能是他忘记了小时候婆婆的教诲:「举头三尺有神明」。

1 条评论:

沈兴 说...

不知他在耍那招猴子戏。真是莫明其妙。他应该去法庭戓皇宫示威才対,做他的个人英雄。他真搞不清楚状况,真是被他吓了一大跳,以为他发疯了。笑死人的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