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星期五

翁诗杰:「不关我的事!」

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事件令许多人都很迷茫,交通部长翁诗杰上任两周,斩钉截铁的说:「一定会公布调查报告」。广大的人民非常高兴,部长言下之意是:「这个被喻为白象计划的工程是否真的出了问题,将很快水落石出。」

结果,翁诗杰上任两个月后,于去年5月致函要求时任首相阿都拉,批准发出11亿2065万令吉的超额工程费,给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

翁诗杰写信这件事,并没有公开,直到有人在国会提出,大家才感到好奇。翁诗杰目前却身在法国「看飞机」,只好通过部落格为大家解惑,他表示当时他只是负责转告港务局董事部的决定。这么说就......不关我的事罗!

翁诗杰说:「我要把话说清楚,巴生港务局在2008年批准修订单,董事部致函给我,要求我致函给时任首相兼财长申请额外费用。此外,港务局当时冒着无法定期付款的风险,因为付款的期限就要届满。”

各位看官,当翁诗杰写这封信时,调查报告还没有出炉,这项计划是否有问题还不得而知,他却可以支持这项拨款,要求首相批准拨款。

众所周知,翁诗杰向来「是非分明」、「道德观念强」、他也认为「污点就是污点,如何漂白都无法去除」。

但是,对于巴生港处由贸易区的情况,尽管调查还未完成,他似乎已经问过「米婆」,而米婆可能告诉他巴生港口这个计划没有污点,所以可以要求首相拨出额外费用给港务局。

翁诗杰说:「我只是负责转告港务局董事部的决定。」

这个说法看来更是牵强。身为一位部长,而且还是世界杰出华人领袖的翁诗杰,竟然会被人家拉着鼻子走?

所谓:「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何况,事情还在调查阶段,可说是非常敏感的时期,部长竟然可以因着担心港务局「无法定期付款」及「付款期限届满」,急忙向首相转告港务局的决定。

那么,翁部长,请问你是否可以帮帮忙,为我国广大的赤贫人士转告首相,拿个10亿8亿的拨款出来,帮他们建房子、买食物、看医生。他们因长期饥饿,健康出问题,有些已经「无法定期进食」,有些「生命期限快届满」。

翁部长,快救人一命吧,相信这还不会犯上「道德」问题。

翁部长啊、翁部长,你今天不在中国,否则应该往黄河里跳。但是,尽管你现在法国,也可以找个法师为你安排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救!

7 条评论:

Chia 说...

南鸟王,别闹了,耍太极,玩花枪,您是高手,无聊时,学人当起小差来,(不像样)帮小堂口传送急救密函(您说不关您的事)给总舵主,百密一疏,给人漏了嘴,难怪林大捕头(睡到半夜坐起来在床上都会笑)空头又来咯,这回看您又跑到那里?唉!南鸟王,您真得丢人现眼呀,太胡闹了!

沈兴 说...

华人的代表???丢华人的脸就有。不会做官,别学人做。没官做,不会死人的。没官做一样可以服務人民呀!你看,你看,这次代誌大条咯!有本事,敢敢的把底牌抖出来。你在怕甚么?好人,人头不会落地,坏人,人头给他落地。

月光光 说...

谎言是会生baby的。

今天说了一个谎,明天可能要以更多的谎言来掩饰之前的谎,接二连三,没完没了。

功夫再好,谎言最终将难圆。

真话,假话,傻傻分不清楚。

最后,当全世界都了解了,说谎的人就会变成鸵鸟,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

月光光 说...

沈兴兄,

骂得好,骂得妙!

不能胜任的官爷们看了,一定直伸舌头。

小弟不担心他不会砍人,比较担心的是他会说:「好人,坏人傻傻分不清楚。」

沈兴 说...

月光光兄,哈哈哈...你让我在这大笑一埸.
不能胜任的官爷们看了,一定直伸舌头。哈哈哈....可能他去法国看私人飞机,已備后路.应该叫他的兄弟,千王之王買一架送给他供跑路之用.現在很流行私人飞机嘛!他没有那像大哥大大.多没气派,有百万人马,没私人飞机,根本不像大哥大大.Mark哥的style,穿大衣,走路有風嘛!哈哈哈....只怕到时,人不低人,鬼不低鬼,夠可怜咯.

wong 说...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Jack 说...

有一人最近流年不利。
这就应证了一句老话:高处不胜寒!
某个人在一生之中能达到某个地位或某个领域的顶峰,的确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好事。
可是也必须看看那个顶峰是尖的还是平的。
很明显,老翁现在所站的位置肯定是尖的!
试问,如今的他能站得稳、坐得舒服吗?下面有支尖尖的东西24小时戳住他的屁股啊!
老吉所提倡的“1个马来西亚”不就是努力的将他的位置铺平,让更多人可以跟他平起平坐吗?虽然这只是假象,反正大家都在自慰,感觉很爽就好了!
这两位大人物的政治理念看起来好像是背道而驰,其实只是作风个异,目标只有一个---巩固地位。
老马老吉已经很多次被这位所谓的敢怒敢言的华人老大插屁股了,心里已经极度不爽了!
大家应该还记得之前的学校“干捞”事件吧?得罪了当时的教育部长,现今的内政部长!
现在这宗错综复杂的巴生港口大丑闻,得罪的可不是虾米江鱼仔这般小人物哦!
这班老大们有可能甘心被他捅屁股吗?
老吉不是老糊涂,他其实已经清楚一切真相。可是为何他久久不敢开枪呢?
对方几千人马,个个机关枪、手榴弹握在手,问你怕没?
搞不好他自己也不小心偷吃了一口?这么会自打嘴巴呢?
一敌千?注定失败下场!
老翁其实早就知道捅虎头蜂窝的下场!
可是他之前已经捅了几下,现在不捅了?会被人家耻笑的啊!这张俊脸怎么可以撕下来?
这跟豆蔻村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骑虎难下。
老吉让他坐这个又尖又利的交通部长的大位,就是要他最后自插送命!
反翁事件已经在酝酿之中。
老蔡这条老菜头,从头到尾都不是老吉的菜。
只因为他的根够壮,所以才勉强可以活到今天,也算是奇迹!
人家就是要看到华人内乱!
假如可以的话最好咸家富贵!
你们有用过中国出产的“除蚁毒药”吗?它就有这种让蚂蚁“咸家富贵”的功能!
人家现在已经撒下毒药了。
看着你们这群蚂蚁在自我残杀,他们打从心里笑出来!
事关五百万大军死活,我们正义之士岂能不管呢?
每当我们骂巫统政府漠视华人的存在时,我们华人自己却漠视了这个代表华人的最大党派的存在!
没有巨根支撑的大树,很快就会倒下了!
当老翁爬到世界最高峰,正要欢呼呐喊时,却发现原来头上还有天!
不是他们不肯替华人讲话,而是没有人要听。
讲话没人听的滋味你试过吗?
为什么没人要听我们讲话呢?
因为华人是一盘散沙。
试问,有谁会听“沙”讲话吗?
同志们,革命尚未成功,大家要团结!
切记
富贵如浮云。
家和万事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