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没有医务人员的急救部

4个月前,因工作关系迁入柔南发展中的大马依斯干达特区。没有大型霸市、没有巴刹,这里的私人诊疗所也只开到晚上9时。

昨晚10时,3岁的女儿喝完奶准备入睡时突然作呕,吐得满床。接下来两个小时内,连吐了3次,紧忙送入附近的政府医院急救部。

抵步时发现急救部的灯还亮着,心想还好,政府还真为人民着想。下车,抱着孩子欲进大门,发现大门深锁,内无人影。

找了老半天,发现50码外有一间小木屋,亮着灯。一名体重超过100公斤的中年马来妇女应门,说明孩子呕吐不止后,被领到一个急救部的一个小房间。

等候了漫长如年的10分钟,老妇人拖着全身的脂肪,睡眼惺忪的说,这里没有医生,也没有医药助理,我只负责开门。这个时间,我们没有药,你拿这包盐粉,回家冲水让孩子喝,明早再来。

我连医生、助理,甚是是一个医务人员或护士都没有见过,就要我回家?我不服。拿出手机拨给当地国阵成员党的区团领袖,在报章上见过他荣升医院巡察员的广告贺词。

但是,口中却以马来语对着胖女人说:「那我应该拨电给尊敬的卫生部长廖中莱。」

电话通了1分钟后才有人接听,作完投诉后,这位医院巡察员说,「我不是管这间医院的,而且,你在这种时间,医院的药物都已经收进橱柜里,明天早上才会开锁,你还是去城里的医院吧!」

我当场楞住!

挂了线,抬头一望,眼前除了刚才那位胖女人,还多了一位身穿T衫的年轻男子,不作检查也不问病情,劈口就说「这里真的没有药,只有这个,你拿回去,冲泡在200ml的清水让孩子喝,可以耐6个小时。」

看他的样子不像医生,我问「你是医药官?」(medical Officer)。他说「不是,我是助理。这里晚上是没有医生的,你还是先用着吧。」

我开始发镖。「你连对病人望都没有望一眼,就作出决定让孩子用什么盐水。你道这小孩是为什么吐吗?他没有发烧、没有其他症状,只有猛吐,吐了3次!」

说完,孩子发出一声怪声,就地吐了一大把。我接着说,这是两个小时内的第4次!你叫我这样子带他回家?这个地方不是首相说的特区吗?这种服务,如何吸引外资?

国阵政府在308兵败如山倒,并不是无迹可寻的。常听人说,卫生部旗下的医务人员,面对老人与小孩的个案,必须优先处理。听来好动听,最后还是必须深夜开车到城里找私人诊所。

在私人诊所说了这个故事,这名亲民联的医生对我说,「国阵政府会批准很多大型的私人医院,距离你刚刚去的医院10公里外,就有另一间新加坡投资的医院将要开张了」。

4 条评论:

糊涂侠客 说...

小孩没事吧?

月光光 说...

还好!昨晚一夜未眠,今早吃过药沉睡中。谢关心!

jyuno_zen董董 说...

没有良好的管理才会导致弊端不断出现.更痛恨那些爱坐位子却不做好本份的臭脚!
孩子没大碍了吧?

Sky Leong 说...

听阿明哥说了你和孩子关于《医院空城计》的事情,幸好孩子依然健壮!这事真叫人太沉重,改革需改换turbo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