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星期二

另类同个屋檐下

988电台风波延烧至今,火势似乎还没有平静下来的迹象,事件的主角之一迦玛从日前向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呛声,直到接受《当今大马》专访,还继续以「没反华教」自我狡辩。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和隆雪华青更是将在26日联办一场「恶势力蹂躏媒体自主?——从迦玛噤声看言论自由讲座会」。

为何月光光说迦玛是在狡辩?我们看看他在专访中的论点。

首先,迦玛向《当今大马》强调,他本身并没反华教,只是认为我国的多源流教育制度,是一个问题。他说大马多源流教育始于英治时期,大马立国后就应有新选择,但大马把它弄成一个问题,为何要以种族区分学校?

他甚至说:「我不管你读什么语文,总之各种族都应在同一个屋檐下学习。」

这是个说法看起来具有天大的道理,迦玛承认他曾经在空中询问988电台听众,是否愿与其他种族一起学习,而他得到的答案全是肯定,不过询及共同沟通语言应是什么时,全都鸦雀无声。

在月光光看来,即然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国家,各族学习各自的母语、发扬各自的文化及信仰不同的宗教,在国阵政府的中庸政策下,各族和平相处了半个世纪,也不见得国民因此面对语言沟通障碍或国民不和谐的问题。

迦玛即然可以说得一口流利的北京腔华语,还可以在受访时全程以流利的英语对答,更可以说好自己的母语,相信他也知道,要学好一种语文,是件不容易的事。

即然迦玛声称他明白在同一个屋檐下学习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种族课题,在大马属于敏感课题,也是受到官方禁止公开挑衅的课题,他为何要刻意在空中朝这个不可能的方向提出讨论?

若真要讨论华教或种族,大可从其他角度,包括如何制度化发展各源流教育、如何促进与加强各族之间互相了解不同的文化及语言,从而加强国民团结,强民强国……不但多不胜数,而且对国家及人民更有助益。

迦玛的言论动机确实令人怀疑,即然他可以「不管你读什么语文」,但是为什么就要强求「各种族都应在同一个屋檐下学习」?

迦玛可以为言论自由而奋斗,为何人民不可以自由选择学习环境?

根据迦玛的逻辑,若说种族及华教不属敏感课题,月光光是否可以强词夺理大谈宗教?比如说:在华人社会不管你信仰什么宗教,道教、佛教、德教、基督教或天主教,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各教信徒应在同一个屋檐下敬拜?说白了,大马华社不需要建设各种宗教建筑物,反正同是华人子弟,任何一个宗教的信徒,可以随意到另一个宗教的地方膜拜。

这么一来,人民将有更大的空间,可以走到那里,膜拜到那里,不需要选择你是什么教,我是什么派,大家一起拜拜,和谐极了。

按迦玛的理论,月光光是否可以再无理一点?如果在语言方面、宗教方面都可以做到,不如在政治上也如法泡制。不管你是来自什么政党,大家手拉手进入布城,在同个屋檐下执政,不需要举行大选,不需要划分选区,不需要你攻我,我击你,大家在同个屋檐下和和气气,天下太平。

这么一来,迦玛被停职的歌儿也唱不起来了,迦玛也不需要多费力气发文告、接受专访,更无需费神想辩词。

11 条评论:

Borak Aja 说...

”另类同个屋檐下“ ~你的观点很有问题。 宏愿学校不是马华支持的吗? 请说明你的立场, 和马华的立场。
千万别再次认证
“蔡老大至上, 你的唯一”。

再补充的问问蔡总会长对宏愿学校是反对还是万分支持呢?????

Andrew 说...

所谓的'一个屋檐下',指的是一个能让来自不同源流的各族群小孩,从小便能融合在一起共同学习,共同成长的概念. 大家互相学习,理解与尊重彼此不同的文化,语言,宗教,信仰,以期最终能真正达至全民大团结的和平方案. 这是一个富含理想,蕴含着如何促进各族群间更和谐的理念. 在一个多元民族的社会里,友族间存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维理念与价值观等是在所难免的. 如何更促进族群间的互相了解,别让族群间的关系一直停留在'敏感'这一关系上,与如何避免在未来彼此间距离越走越远,是有必要去思考探索一套大家都认同的解决方案. 对此问题与解决方案的思索而达至的逻辑结论,就是'一个屋檐下'此一概念.

'一个屋檐下'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把所有母语都扼杀掉,以'同化'为国语教学;至少,这并不是'一个屋檐下'的本意. 在以和谐,平等为前提之下,或许有一天,大家都会协商选用大家都认同的更具竞争力,更普适通用的语言,做为共同的教学媒介语(例如英语),也是一个不错的妥协. 时代总会进步,观念也会与时并进的. 谁可断定此概念一定行不通呢? 困难决不等同于不可能. 所以,支持'一个屋檐下'此一概念,并不能被武断的诠释为'反华教',或'反淡米尔教'. 母语与官方语言,未必非要视为互不相容,不能并存不可.

凡事总有黑白两面. 在达至共赢的过程中,必有得有失. 为何在得失之间,选择以负面的角度看待事情呢? 正负往往只有一念之差. 心正念也正,反之亦然.

月光光 说...

请参考教总教育资讯网,看看华社在过去10年来对单元化教育的看法:

自国家独立以来,政府致力于推行单元化教育政策,导致许多华文教育问题数十年来都无法获得解决,1995年当局所提出的“宏愿学校计划”就是其中一项要贯彻“教育最终目标”的单元化教育措施。

1985年,教育部宣布推行“综合学校计划”,建议把不同源流学校结合在一起,以共用设备、共同参与课外活动,借此加强彼此的合作和团结。这项宣布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对,认为这项计划企图以促进团结的名义使华小变质。结果,在华社强烈反对下,“综合学校计划”改为“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无论如何,当局并没有积极加以落实,结果实行了一些日子后就不了了之。

1994年1月,教育部长拿督苏莱曼道勿在推介《教育部主要工作目标》时表示,宣布教育部将在2000年时,把各源流小学建在同一座综合大厦里,以加强各源流小学学生的团结精神。

而于1995年8月26日,教育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披露,教育部在《第七大马计划》下(1996年-2000年),将在全国各地兴建“宏愿学校”。

1995年12月,教育部完成了《宏愿学校计划书》。《计划书》第4.2条写道:“在促成国家团结目标的努力中,教育扮演着非常主要的角色。以1956年《拉萨报告书》为基础的国家教育政策清楚地申明了国家教育政策作为促成国民团结的工具的目的,特别是在学童间国语作为所有类型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被看为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及必须逐步全面推行。”

结果在华社群起反对下,“宏愿学校计划”暂被搁置。

然而,到了2000年7月25日,首相马哈迪医生在召开国阵会议后,宣布国阵14个成员党一致同意设立“宏愿学校”。

2000年11月,教育部长丹斯里慕沙宣布在全国两个地点增建全新的“宏愿学校”,即雪兰莪州首邦市(涉及国小、华小和淡小)以及柔佛州柔佛再也(涉及国小和华小)。由于华社激烈反对,政府最终取消在柔佛再也推行“宏愿学校计划”,并批准把一所已建好的国小转换为柔佛再也华小的新校舍。然而,首邦市的“宏愿学校计划”则继续推行。

2002年6月,雪兰莪州首邦市“宏愿学校”正式启用,这也是全国至今唯一涵盖国小、华小和淡小在内的“宏愿学校”。稍后,教育部也把这所“宏愿学校”里头的华小取名为敦陈祯禄华小。

Borak Aja 说...

月光光:
我问题(s) 的答案呢?
宏愿学校:
1。 马华支持还是反对? a)支持 b)反对
2。 你支持还是反对? a)支持 b)反对
3。 蔡总会长支持还是反对? a)支持 b)反对

bla bla bla, so ....??

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 不喜欢”游花园“

American said: "Straight to the points, please."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Borak Aja,如果您认为月光光没回答到您的提问,请允许小弟代答:

1。马华支持还是反对?
马华只讲过「与华小共存亡」,你几时听过「与宏愿学校共存亡」了?简单说,宏愿学校绝对不能取代华小!马华誓言永远守护华小,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华小从董事、理事到家协,都是马华同志长久以来努力的工作岗位;我党党父敦陈祯禄虽没机会接受华文教育,但他却致力尽览古今中华哲人的著作翻译,令已故尊贤族魂林连玉折服!敦陈将发展华文教育视为毕生使命,他说过:「反对华文教育的党员即非我党同道,请马上离开马华公会!」

2。你支持还是反对?
我反对。

3。蔡细历支持还是反对?
以下是去年3月25日在星洲日报蔡細历所发表的言論,兹节录供您参考,希望能解決您的疑惑:

『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里,必须要懂得与友族同胞以礼相待、互相尊重及谅解,才能确保种族和谐与和平。

我相信这是全体马来西亚人民都会认同的基本原则。问题是,要如何实现?「宏愿学校」是实现上述目标的唯一途径吗?我不这么认为。

Borak Aja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Borak Aja 说...

波力拔克:
1. 前言不对后语。 马华只讲过「与华小共存亡」, 但从来没有反对过宏愿小学。不然, 内阁如何通过?
2. 不认为宏愿小学是唯一途径。 但是, 不代表反对执行, 对吗? 大概, 宏愿小学是其中的途径吧? 蔡总会长的这种伎俩, 对我没有什么作用。
3. 请不必多次再次, 把当年的功劳提起。因为, 我晓得林连玉是如何"离开"马莱西亚, 沈慕羽是如何离开马华。
当年的苦劳, 不是你们这一代的功劳,因为马华现今是唯利试图。 看你们的党争, 看你们如何处理华社问题,看你们如何发表文告, 看你们把网上的论坛当战场, 看你们如何选总会长, 看你们如何“正义“。 再看看我们的国家。 如你看不见我看见的,得罪,你的良心蒙尘了。还有,一个简单的道理, 荣誉是赚回来的, 不是坐享其成。
近代没有什么功劳可以提,所以才把当年的苦劳, 重复又重复, 只因你词穷了。
PS: 林连玉当年要提防的其中之一,马华!!
~对不起, 林连玉和沈慕羽的遭遇,我会弄乱。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Borak Aja,你可以用任何文字来扭曲事实,但旁观者并不如你想像中那么愚昧,如果你已届定了答案,那拿去给小学生考试吧,只有那种水平的讨论,等于白聊。

明智的选民用做到的成绩考量未来所投选的政党,余者以还没做到的考量未来所不投选的政党,你即不让人提过往,又死命大唱旧调,连自己想要什么都搞不清楚,实在可悲的令人反感。

Borak Aja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Borak Aja 说...

波力拔克:
你真的是词穷了。
1。 没有针对声明的反驳, 根本是离题兼老羞成怒的作风, 表现。

2。 简直是废话。 谁不晓得选民是重要的裁判。308 马华表现如何? 华裔对马华看法如何? 大家心中有数。

3。 我的评论如是小学生的水平, 那连小学般简单容易的疑问都没有说个明白的评论员是怎样的水品?


4. 你的评论, 我的解读和接下来的更多的疑问, 人之常情。 在马华甚至任何大马政党, 大概, 比较喜欢一言堂, 和, 我说, 你跟就是吧?!
如我的解读有问题, 欢迎指正:
a). 马华反对了宏愿学校, 但是内阁还是通过?
b). 蔡总会长不认为宏愿学校是种族和谐的唯一途径, 也反对了宏愿学校的推行??但是, 无奈还是不晓得怎样会被推行了?
c). 林连玉和沈慕羽是个人英雄主义, 华人的沙文主义, 咎由自取? 马华更是被他陷于不义?
***各位同学, 请注意, 问号随后每一项, 意义明显不是陈述.我只是提问而已.

请你指出我哪处用文字扭曲事实, 事实的真相又是如何? 我等你!


5。 不是不让你提出往事。 只是, 往事未必让你领功。 因为, 历史里的“坏人”,总不能用当年“好人“的功劳领功吧。 如, 蔡总会长或A队, 当年支持收购南洋商报, 总不能当数十年后, 后代评论为操控言论自由时, 蔡总会长同样立场的A队, 就立刻当自己是当年的反对派, B队, 领功吧。
就像今天, 你支持合法化赌球(其实是任何运动的赌博, 不晓得波力拔克晓得没有),因为民联和部分国阵反对而没法得逞, 若干年后, 当人民庆幸没有被实行时, 就跳出来领功,一起庆祝吧?就像吉隆坡蕉赖收费站停止收费时, 当年同意(而且还同意调高至一零吉)收费的马华国阵, 跳出来与民庆祝同乐?!! ~ 到底谁当人民是白痴。

6. 就算当年历史里, 你是"好人", 你还是不该妄顾国家面对极为迫切需要的改革,而沉溺在往日功劳,甚至要其他人继续为你喝彩感恩.
况且, 那是上数代的功劳, 不是你的功劳.注意: 败家子多都是家里富裕才能败坏整个家.



7。 千万不要用选民挑战我, 因为我只是一个选民。我没有义务迎合任何人, 包括其他和我一样是选民的人。 我不需要选票. 这一点对我不管用.

bendan 说...

哇!好多评论。。。

小弟有点疑问,一个抢手的价值在那里?我想月光光现在应该在偷笑吧!
抢手的价值就是在于有多少人读他写的垃圾阿!

你们写那么多评论给他,他那会不偷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