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6日星期一

民联议员都打伞?

民联政府一向来不主张委任地方政府议员,大力提倡「民选地方政府」,并且高调向人民宣扬「还政于民」,认为民选议员才可以达到公平施政,对人民有益。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今年初更作出突破性的宣布,决定恢复地方选举,并授权选委会执行槟岛与威省市政局的选举,誓言要成为全国首个准备落实地方选举的州属。

不过,同样是民联执政的雪州,在民选地方政府这个课题上,似乎没有表达出很明确的立场。雪州民联成员党上个月初,更是因为市议员配额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过后更是一连发生三起形同「和尚打伞」的事件。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申诉雪州民联政府在新一届的县市议员委任中向该党「开刀」,在完全没有预先通知的情况下就将该党的市议员从三人减至一人。

到底是无巧不成书,还是民联议员的劣根性使然。这起市议员风波从配额事件,延烧到「郑文福市议员冒用信笺,为儿子获取政府工程合约」事件,结果被开除。

事隔一周后,来自公正党的哈米达市议员身为市议员招标小组成员,却被揭发涉嫌发出支持信给她丈夫的公司,协助获得至少4项市议会工程,目前还在等候发落。

原以为这些负面新闻课题会慢慢冷却下来。讵料,这把火还没有烧尽。8月15日凌晨传出另一名来自民联的安邦再也市议员,携同另外二名男子,持刀闯入一家餐厅砍伤东主,被警方逮捕。

综合上述4个情况看来,民联政府连受委的市议员都无法管理,要「恢复民选地方政府」这个目标,恐怕在第13届大选之前,还属难如登天的事;若要谈民联执政中央,还得多加训练才行。

首先,民联的老大公正党在分配市议员名额时,为了个人的利益而背弃较早前与盟友的协议,强行霸占成员党的名额,才会闹出「社会主义党申诉遭欺凌」的事件。

再来,民联各政党为了保住官职配额,即使没有适合人选,也强行推荐填补空缺,导致市议员的人格及素质被忽略;最终,连无法遵守社会秩序及法律的人,也被推举为市议员。

第三,民联执政经验不足,对行政管理已经不甚熟悉,对于各种政府行政弊端毫无敏感度,即使出现问题也浑然不知,难保政府机关将在不久的将来完全失控。

民联政府早前宣布的八大政纲,其中一条是:「加强社会保护议程,确保所有边缘化和弱势群体的福利及安全受到保护。」

不过,上述民联市议员的政绩,却是与政纲背道而驰,除了人民的财福不保,还险些陪上性命,这些行为犹如「和尚打伞」,令人不敢恭维。

1 条评论:

Barisan 说...

哼,恢复地方选举?慢慢等,过我这关再说!
Wahahaha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