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星期四

看看他们怎么说迦玛事件

广大的民众及988听众近一周来,为了「言论自由」开了一个又一个网络战场,看了这篇文章,或许你会接受在不自由中的言论自由!一篇月光光转载自当今大马 专栏作者潘永强的文章:

频谱全民化比百万听众更重要

马华党政势力控制的988无线电台,由于主持人迦玛被令休假,而引发“言论自由”的争议。潘永强在8月20日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针对此事提出了两点意见。

一是,党营媒体内受政治庇佑的主持人,在政党权力更替后被撤换,是自然的权力变化过程,并不是一个直接与言论自由相关的命题。

访谈中第二点意见,则提及无线电台频谱的稀有性特质,所以不应由政党侵占或拥有,政党必须退出媒体经营。


受政治任命者离开无关言论自由

第一点意见,资深报人张木钦先生和著名博客、留英博士Botak的观点,与本人相近,并有进一步发挥。

此处试举一例再加说明:某人在国阵执政期间,被巫统委任为马新社总编辑,负责从事政治宣传。一旦民联取得政权,上台后一定会换掉这个人,此人可以宣称,他的言论自由被打压吗?

按政治伦理,受政治任命者就应与委任者共同进退。

除非公共媒体就另当别论

除非,迦玛所服务的是一家公共媒体,则另当别论,如英国广播公司(BBC)或香港电台(港台)。在这些公共电视或公共电台,它们的经费来源独立,有法定的宪章或明文保障其独立运作,不受政治滋扰。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英国保守党上台后,撤换它不认同的BBC主播,就是天大的政治丑闻,又或者1997年后,每当亲中左派要干扰港台节目内容时,都会引发社会哗然。

988不是公共电台,而是党营电台,迦玛不是中立、超然的主持,只是得到失势党领袖关爱的主持人。个中的分野与界线,浅显易明。

国家介入管理有限频谱资源

至于第二点意见,由于没有来得及阐明,故需要在本文加以说明。

无线的广电媒体,都需要通过无线电频谱输送讯息,才能把影音传送出去,因此无线频谱的使用非常重要。但是,无线频谱是有限的,属于稀有资源,通常在频谱稀有性的考虑下,它还被视为公共财,而国家为了作必要的管理和分配,就必须动用公权力介入,以便善用稀有的频谱,满足公共利益需要。

公权力为何要介入无线频谱资源的管理?根据传播学者的研究,1912年铁达尼号沉没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航行时受无线电频谱相互干扰,导致通讯不良而酿成惨剧,自此才使美国当局正视无线电波管制的重要性。

事缘无线广播的频谱不只是一种稀有资源,大气电波和频率也不能无限增加,因此理应是公共财,须由全民共享。其次,无线频谱具有互斥性,若未经规划多人同时使用,会造成相互滋扰的反面效果,这时国家介入就有其需要,以作有序与合理的分配。

频谱使用应增进公共利益

另外,由于其稀有性的特质使然,无线频谱的使用应以增进公共利益为前提,而为了避免稀有的频谱资源受少数人垄断和支配,不符社会利益,就有国家公权力介入以作合理规划和运用之必要。

事实上,无线频谱并不可以完全开放给民用和商业用途,基于公共安全,国家需要保留部分频谱,以作军事、情报、航运、医疗和救灾等用途,所以更加需要适当的规划和监管。

易言之,无线频谱的稀有性和公共财的性质,使到国家介入管理是无可避免的。然则,也正是由于频谱资源属于稀有性和公共财,又造成这种资源不应轻易被侵占和垄断,否则就危害公共利益。结果,国家如何管理、如何分配,就成为大家务必重视的部分。

无线频谱资源被不合理垄断

试设想,如果现有的无线频谱受国家控制,不被合理释出,就会导致公共财无法被有效利用,而达不到增进社会利益的目标。可是,倘若频谱资源被不合理的分配和运用,也同样会伤害到社会集体。在这里一大关键就是,甚么人可以取得稀有的无线频谱从事广播营运?他们又是以甚么方式获准使用这些稀有的资源?

因此,在马来西亚的广电媒体生态中,最大的问题恰恰就是,稀有的无线广播频谱通常都被政党势力所占有,而侵占频谱资源的党营电子媒体,并不以增进公共利益为目的。它们若非以牟利为动机,就是控制广播频率之后,压缩言论空间,以及制作软性和喧嚣的节目,取代优质内容。

无线频谱本来就是稀有的资源,而这些稀有的频谱,又落入少数政党手中,垄断了无线电台的营运和节目取向,对社会而言其实是极大的风险,也严重伤害公共利益。

执照获取充满政经利害关系

在商业操作与自由市场中,表面上无线电台的执照和所有权属于私有财权,可以买卖和转让,看似“合理”,虽然在执照与产权取获的背后,充满政经利害的痕迹。但是,就电台享用和占有的频谱资源而言,则无疑还是公共财货,理当全民共享,而非任由少数朋党和政治势力所侵夺,为本身政治议程而服务。

基于频谱资源全民化和公共化的原则,国家机关必须以中立、专业和透明的方式,进行频谱资源的管理与分配,不能偏袒少数利益集团。同时,无线频谱既然是公共财,宜以增进社会利益为前提,就不应放任政党的侵占和垄断,遂其狭窄的政治议程。也就是说,迫使政党退出广电媒体,是实现频谱资源全民化和公共化的其中一个努力目标,这个目标远比尾随迦玛的百万听众更加重要。

1 条评论:

nick fong 说...

其实,月光光是不是招架不住了,就急急地拿别人的屁股当脸皮?

OK,你就当我头脑简单吧,我根本不觉得潘永强有跟你站在同一边。他根本没针对迦玛的主持风格、观点、立场来批评。他说的是另一回事。

再比如有些网友留言说“做末你不挺假马被人家鸟到这样够力的?
做末那个波大在他的“冷眼横眉”里鸟假马又来这么多支持者的??”。
PLS啦,波大的立场或“主题”完全就不同。当然会引来不同的反应啦。

说着说着,头脑简单的好像不是在下了。